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探索城市生活垃圾處置新方向
陳阿江
《中國社會科學報》2012年8月03日第338期
2012-08-03

  【核心提示】城市垃圾分類形式上是物質分類技術問題,但垃圾由千差萬別的人生產,其分類、收集、處置涉及人的意識、行為及與此關聯的社會規范、社會控制和社會制度等。

  環境社會學研究對象的外在形式,異于傳統社會學,往往以“環境”、“生態”等話題呈現,但本質上是一致的,無非是社會中的人和社會系統。城市垃圾分類形式上是物質分類技術問題,但垃圾由千差萬別的人生產,其分類、收集、處置在現代社會大系統中進行,所以垃圾分類一旦納入社會學視角,就不再是簡單的問題。垃圾分類涉及人的意識、行為及與此關聯的社會規范、社會控制和社會制度等,如強調居民的“環境意識”并呼吁政府制定法規政策等。但城市生活垃圾從產生到處置或轉化利用的整個流程,是在由相異的市民組成的城市社會大系統的結構—過程中進行的——這一點常常被管理層忽視。

  2000年中國有8個城市成為原建設部生活垃圾分類收集試點城市,但10多年之后仍未取得根本性突破。為什么垃圾分類推行如此艱難?一般認為是由居民素質差、政府工作不力、財政不到位等因素造成。筆者近年的調查發現,深層原因并非通常所理解的那樣。

  尊重地方實踐

  未受工業化影響時的中國農村,廢棄物的分類、資源化利用非常有效,可稱之為“有垃圾無廢物”的社會。由于社會變遷、觀念更新,城市垃圾處理較少汲取傳統社會的生態遺產,而一味學習工業化國家做法。發達國家在垃圾分類處置方面確有許多值得稱道的新技術和管理方法,但直接將這些做法套用到中國,則很難成功。當前,中國城市普遍設置“可回收”與“不可回收”垃圾桶,這是模仿而來的“中國模式”。在街頭、公園,我們經常看到“可回收”、“不可回收”的漂亮垃圾桶,甚至寫上外語,讓人感覺“先進”,但這實際上只是一個擺設。多數人對“可回收”、“不可回收”視而不見;一些守規則的人想“科學”分類,結果左右為難,因為“可回收”、“不可回收”模棱兩可;少數認真的人,發現分類后的垃圾最終被混合起來收集——這是普遍狀況,因此,積極性備受打擊。事實上,真正可以操作的垃圾分類方法,一定是“此地”的辦法,無論是傳統農村還是國外成功的垃圾分類,都是建立在當地具體情況基礎上。

  或許我們可從城市糞便系統處理思路反思今天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問題。“抽水馬桶—污水管網—污水處理廠”模式是工業文明的產物。眾所周知,人糞尿是非常好的肥料,完全以化肥代替傳統農家肥,對農作物生長及農田的可持續利用均有不良影響。而上述處理模式對肥源的“一棄一替”,產生了諸多環境問題。據估算,中國水體污染一半來自生活污染,而人糞尿又是其中最重要的“肥源”。城市生活污水排入水系導致湖泊富營養化,進而出現嚴重水問題,太湖、巢湖等地藍藻爆發就是典型例子。化肥生產過程本身產生環境問題,農田使用中的化肥流失也給環境增加新負擔。

  中國城市生活垃圾處置尚未完全定型,有可能在結合國情方面,探索出減少污染、增加回收利用的處置辦法。從筆者調查情況看,一些地區正在探索新的方法,如無錫某公司利用新安街道分離出來的廚余垃圾生產液態肥。中國目前在使用化肥農藥方面沒有嚴格約束,因此食品安全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人們提出從“餐桌到餐桌”的理念,即把廚房餐桌上產生的廢棄物,分類收集后通過生物工藝處理,生產出生態、高效液態肥,再施用于農作物,實現循環利用。這一探索如能成功推廣,中國城市生活垃圾的處置有可能走出簡單的模仿方式而實現創新。

  重視末端暢通

  垃圾從產生到最終處置是一個完整的系統。如果某部分的功能不能正常發揮,整體功能必受影響。垃圾分類投放屬于前端環節,處置屬于末端環節,如果沒有合理的末端處置設施,垃圾分類處置就不可能真正實現。多年前,筆者帶著研究生在校園里觀察過垃圾收集全過程。學校師生相對而言比較了解環保也遵守規則,盡量按垃圾桶上的指示分類投放。但最終清潔工卻把不同垃圾桶里的垃圾倒進垃圾車混合后送填埋場。原因很簡單:該市還未建立起垃圾分類處置系統。廢電池處置也如此,一些熱心人士單獨收集電池,但國內還沒有電池回收利用企業,除部分電池暫時存放,大部分干電池最終還是進入垃圾填埋場或垃圾焚燒廠。

  從過去的分類實踐看,多數從事垃圾分類宣傳的個人、團體、機構并不清楚或考慮垃圾末端處理流程,甚至一些專業部門在具體設置分類垃圾桶時,也沒有考慮最終垃圾的去向。最近我們協助某市推進垃圾分類工作,發現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現象:一方面,市政府下達指標要求居民垃圾分類率在某年某月達到多少;另一方面,分類以后垃圾怎么處置,連一個明確方案都沒有。試點小區的垃圾分類已進行半年,分出來的廚余垃圾基本可滿足堆肥要求,但該市并未安裝適宜的設備進行處置,垃圾分類普及后的處置困難,難以想象。總之,目前國內在推行垃圾分類時,往往就分類談分類,缺乏前端分類與末端處置的系統整合。

  從經濟角度看,如果沒有適宜的廚余垃圾處置設施,就不需要進行前端分類,否則勞民傷財。從社會動員角度看,做一件費時費力卻沒有意義的事,很容易挫傷居民的積極性、增加居民不信任感。末端不通暢,即使花九牛二虎之力推動,結果依然是無功而返。若末端能打通,即使垃圾分類有困難,也能逐漸有效推進,且末端的信息反饋會強化前端分類工作。分類中存在的問題從末端處置反映出來,再反饋到前端分類,由問題來推動分類正確率,更可使居民充分理解分類的意義。可見,垃圾分類的實踐邏輯是以末端可行的垃圾處置辦法推動前端垃圾分類,而不是目前所通行的由政府或某個機構按照某種意愿,從前端進行宣傳推動。

  推進“干濕”兩分法

  從近幾年探索看,“干濕”兩分法是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的基本方向。“濕”垃圾主要指與飲食相關、產自廚房餐桌的垃圾,或稱廚余垃圾。“濕”垃圾量因地域、季節、社會階層而異,約占生活垃圾總量的1/3到1/2。除廚余垃圾外,其余的就是“干”垃圾。“干濕”兩分是基本思路,具體方法則因地而異。

  為什么說“干濕”兩分法是垃圾分類的基本思路?筆者認為,“干濕”兩分法思路有望解決中國城市垃圾分類中的核心問題。首先,垃圾減量效果好,資源化利用率高。約一半的“濕”垃圾被分離出來,最終以肥料的形式返回土地,同時紙類、塑料類因為沒有“濕”垃圾而方便撿出、回收與利用。其次,減少了二次環境污染。廚余垃圾單獨處理,其余垃圾則可相對干凈地收集、中轉、運輸和堆放。最后,節約垃圾處理總成本。“濕”垃圾就近處理,減少運輸成本,且可減少填埋場滲瀝液,降低垃圾填埋場污水運行成本。垃圾總量減少,也會延長垃圾填埋場壽命。對垃圾焚燒廠而言,不僅降低滲瀝液處理成本,而且優化了焚燒垃圾的組分,提高垃圾的焚燒熱值。

  在當前形勢下,中國如何有效推進垃圾分類?從技術角度看,分離廚余垃圾是推進垃圾分類的突破點。“易操作”是成敗之關鍵,“干濕”兩分法簡單易操作。“濕”的概念與飲食相聯系,菜葉果皮、剩余飯菜的生產空間主要集中在廚房、餐桌等,這與普通家庭廚房必備垃圾桶的習慣一致。

  從組織方式看,垃圾分類試點應該率先在經濟發達的地、縣級城市進行。這些城市的管理層級比較少,內部差異性小,政府的協調能力強。“濕”垃圾終端產品與農業的結合也相對容易。特大城市的垃圾處置雖然最為急迫,但城市管理層級多,社區內部差異性很大,要達成理想效果,難度很大。

  (作者單位:河海大學社會學系、環境與社會研究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責任編輯:文言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